“鞋王”康奈背后的那个“不一样”女人和“不

2019-09-06 15:11:23 围观 : 184

  事实上,郑莱毅进入康奈也与那些上班族一样,非常勤勉,经常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 《中国企业家》杂志曾更详细地叙述那场康奈“父女对话”,当时,郑莱莉反问:“我有多少股份?”郑秀康回答:“你要相信我,现在你问这个是出于个人利益,没有想到家庭的利益。” 境外园区,即位于俄罗斯远东滨海边疆区乌苏里斯克市的俄罗斯乌苏里斯克经贸合作区,由康奈牵头组建,园区占地面积228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20亿人民币。 在传承路径方向的选择与探索中,有一条共性,那就是如何选择更倾向于如何让企业持久健康发展,如何能在企业做大做强基础上来做长做久。 1980年创办之初,康奈最早叫“红象”,5年后易名“鸿盛”,再后来再改为康奈,而早期创业时,曾租用温州市粮食复制厂作为制鞋工坊。作为“鞋二代”,自小在鞋的环境下,父亲及企业文化及精神对郑莱毅来说,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过程。 过了几天,利用出差机会的郑秀康去了深圳,目的一个,就是劝女儿回来帮他。长谈之后,郑莱莉权衡再三,还是回到温州为康奈效力。不过,那次长谈也是有一番思想上的交锋,郑莱莉说:“在工厂我看不到未来,在这里(指在深圳)我已经看到了。” 不得不说,在海外留学大军中,不少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富二代”也成了海外留学的另类群体,每每看到那些“富二代”留学时晒豪车、豪宅、包包,经常会引发吐槽和非议,也正因如此,不少人把“富二代”留学等同于海外“镀金”;事实上,这并非“企二代”海外求学的全貌。 高中毕业后,郑莱毅前往英国德蒙福特大学,主修的就是与家族企业康奈息息相关的鞋类设计;与大多数“企二代”不同,他留学英国目标很明确,就是制鞋。后来,郑莱毅谈及留学经历说,留学期间,除了学习制鞋本身的设计和制作外,全新零售迪欧摩尼时尚真皮鞋正式成为加盟新宠对于制鞋相关领域的发展也有了初步的思考,真正摸到了制鞋的命门。郑莱毅说,海外的学习让他打开了眼界,思路更加多元,制鞋是与世界打交道的行业,要看很多东西,才会有灵感。 2月中旬的温州两会时间,细雨蒙蒙,人们的目光聚焦在会堂外台阶上一对姐弟代表委员的合影。二人一个是代表一个是委员,一个是副董事长一个是总经理,一个是姐姐另一个是弟弟,均来自温州知名企业康奈。从传统到时尚,康奈每一步发展都踏着时代节拍、蹄疾步稳,让外人不由把目光聚焦于“鞋王”康奈背后那个“不一样”的女人。 温州,作为中国家族企业的发源地之一,温商的家族企业传承一直是学术界研究的重点对象。改革开放初期创业的第一代温商,普遍都到了退休年龄,像康奈创始人郑秀康,已是年过七旬的人,他们如何进入“接班时刻”,自然是备受关注。 2010年,32岁的郑莱毅正式走上前台,出任康奈集团总经理,作为家族企业二代接班人,应该说这9年来,他与他的团队步履稳健、步步精彩! 总体来看,康奈的家族企业传承属于一种比较“柔性”的接班方式。一方面,一代掌门人郑秀康行使作为企业创始人和父亲的权力,其交接班的“传子”逻辑,主要是把性别作为决定企业继承人的主要因素。传统文化或观念直接对女性继承资格造成了影响,对女儿郑莱莉而言,显得不是那么公平。 服装、皮具及鞋业,是温州经济的传统产业,相当长时间里,温州产的服装及皮鞋充盈着各地市场及商场柜台,也诞生了一大批温州富豪及知名企业家。与同行的上海品牌相比,温州均出自家族企业,近年来,他们已纷纷步入代际交替的接班热潮之中。 新一代接班人坚守家业、坚守主业,可让传承的过程根基稳健,在此基础上,持续开拓创新、开疆辟土,无疑实现了两代人价值观的代际整合,这也是打造“百年老店”成功之道。 事实上,当企业面对选择由儿子接班还是女儿继任时,并无单一绝对的标准及模式可循。相关研究表明,与家族企业高度相关的,既有家族内部治理,也有企业领袖与企业规模、市场竞争度、外部人才供给状况及社会道德水准等关联因素。对于温商家族企业来说,在一代向二代、甚至向三代传承的推进历程中,呈现出多样性的结果也非常合理,也会让传承事业变得更为精彩! 在电商板块和智能化的布局上,康奈一直是鞋类企业的领跑者之一。也就在郑莱毅上位总经理的第二年,康奈就开始启动电商化,2018年10月,康奈上线云定制商城,客户在线下测量的数据,可通过系统汇集到公司总部系统,在智能生产线上生产,实现了从研发、下单、生产的全智能化。 “事事超前、敢于领先”的奋发精神,在康奈二代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在郑莱毅出生后的第二年,父亲郑秀康刚开始学做鞋,后来父亲开了“前厂后店”家庭作坊,再一路发展壮大,可以说,郑莱毅是与家族企业康奈一起长大的。 回到温州,郑莱莉的第一个月,一下子从“白领”变成“蓝领”,到鞋厂最基础的生产线工作。后来,她从副组长、营销经理,没用多长时间,她转成父亲的总经理助理。按照郑秀康的说法,就是他培养两个孩子的前二个过程——“带着干、帮着干”,接下来就是“看着干”。在父亲“隐形之手”操纵下,郑莱莉开始从基层历练中“扶上马”,先后出任康奈集团副总裁、营销总经理。 不过,温州服装及鞋业“二代”们接力家族企业的“姿态”并不完全一致,可说是多次多样,也会有不少共性之处。比如,创立森马时,邱光和与儿子邱坚强均属于“创一代”,父子均是创始人。又比如,有的“二代”年岁尚小,即便启动传承,目前更多体现于一种继承关系层面,像“校服大王”乔治白董事长池方燃的爱女池也,是个90后,因直接持有乔治白2.82%的股权,她与父亲池方燃、母亲陈永霞一起成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池也相类似的还有报喜鸟董事长吴志泽的长女,生于1989年的吴婷婷持有报喜鸟5%的股份。 长女郑莱莉,是个70后,生于1975年。1997年底,时年23岁的郑莱莉,她就读的天津财经学院国际会计专业毕业在即,实习期,她去了深圳最大的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由于工作出色,那家会计师事务所想让她正式入职,专为拟上市公司做审计,并开出5000元月薪。当时,郑莱莉有点心动,她与父亲郑秀康表露自己想留在深圳的打算。 全球化视野下的中国企业,很多家族企业老板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国外优质教育资源的同时,拓宽自己的视野,另外,海外留学也是吸纳外部资源及平台优势的重要途径。 【中国鞋网-品牌资讯】从全国范围来说,1.5万个老品牌至今还活着的只有十分之一,活得比较好的只有百分之一,也就是150个左右。原... 早在女儿进入家族企业之前,郑秀康就把未来传承问题当中所有的牌,都摊在桌面上。在他看来,很多家庭不考虑到外部赚钱,尽想着在内部争权夺利,他有一子一女,组合起来就是“好”字(女+子)!因此,除分配给女儿股权之外,剩下的就是合理“分工”。 郑秀康有二个孩子,长女郑莱莉,少子郑莱毅。在现任康奈总经理郑莱毅出生的第二年,郑秀康才开始学做鞋;换句话说,二个孩子都是跟着康奈一起长大的。 “铸就康奈百年基业,成为世界知名企业”,这是康奈这家温州民企的美好愿景,而对于郑莱毅而言,即是他必须肩负起来的传承使命。更让他倍感压力的是,从小顶着父亲光环成长,加上还有一个特别出色的姐姐,郑莱毅不仅要为自己正名是一个成功的“接二代”,而且是引领“鞋王”康奈创新转型的“创二代”。 父辈的那段艰辛创业的经历,当然,再不会在二代身上重演。那“鞋二代”郑莱毅去哪儿拜师学艺呢? 从目前来看,儿子郑莱毅已接任总经理大位多年,康奈郑氏家族“传子不传女”传承形态也较为清晰,郑秀康如今虽还把持着董事长大印,却已过了“扶上马”,进入“送一程”的接班计划程序中。正月初十,康奈集团举办了新春开工仪式,康奈集团总经理郑莱毅发表了新春致辞,事实上,也就意味着他离坐上掌门人宝座仅一步之遥。 新春开门红活动中,郑莱毅总经理致辞中表示:“梦想需要靠奋斗来实现,全体康奈人要敢于追梦,付诸努力完成经营目标,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有调研数据显示,家族企业“一代”对“企二代”的教育非常重视,超过86%的家族二代接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其中,有14%具有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具有海外留学经历的二代占比则会更高。另据数年之前福布斯发布的“海外留学指南”,中国“企二代”中超8成以上是海归,拥有海外留学背景。 康奈在上世纪80年代初,是一种“前厂后店”创业模式,事实上这也是很多温州民营企业成长的最初状态。与父辈相比,新生代视野更为开阔,也更容易接受新生事物。康奈能顺利通过ISO9002质量管理体系的认证工作,与郑莱莉的主导分不开;另外,ERP企业资源管理系统,已成为很多鞋企提高人力资源管理工作效率的学习样本,而在2001年,郑莱莉就意识到现代企业信息化的重要性,申请投资500万元主导研发这一系统,打通从终端零售到生产物流的信息一体化路径。 郑秀康透露:“当时全国各大商城都说本店没有温州货,温州产品因“出身不好”抬不起头,我就是想把温州鞋的头抬起来,重振温州鞋业的声誉,打响温州品牌,所以我就请人设计了这枚昂起头来的人头像商标,意思是‘埋下头去认真做事,抬起头来诚信做人’,我给他取名叫‘康奈,健康发展,其奈我何!’” 不少人说,“康奈”商标那个昂首挺拔、和蔼可亲的人物肖像,与康奈企业创始人郑秀康还是有几分神似。那为什么取名叫“康奈”呢?去年10月,受邀出席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海内外温州人对话会时,创始人、董事长郑秀康道出了一番少为人知的品牌幕后故事。 当康奈郑氏家族二代姐姐郑莱莉、弟弟郑莱毅双双出席温州两会时,当二人在温州大会堂前的合影照被媒体传播开后;很多温州富豪尤其是从事服饰业的温州老板们首先想到的,或许不是她俩在两会上有什么“建言献策”,而是攸关家族企业百年大计的传承与接力。 传承,从来都是一条荆棘路,都要去一步步摸索,也并无固定模式可以参考,因为家家都有自己的难念的经。郑秀康布局的柔性接班形式,一旦获得成功,也可供很多家族企业来借鉴。 除了让儿子郑莱毅出任总经理、女儿郑莱莉为集团副董事长外,郑莱毅的妻子和郑莱莉的丈夫均安排在在康奈集团的管理层;换句话说,这也是一种家族成员协作接力的状态。对于女儿郑莱莉来说,她获得了外界及社会的不少荣誉,也正因为获得成就感、代际的肯定和外界的认同感,让郑莱莉在遭遇“子承父业”不公平待遇时,也得到了一定的情感补偿及心灵上的满足,让这对二代平稳接班产生正面的积极影响。 以人头像作为品牌的商标,具有很强的辨别性,比如贵州老干妈以创始人陶碧华头像作为商标注册。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我国首个成功注册的人头像商标,是1992年由温州康奈集团注册的人头像商标。 去年“双11”,作为中国“十大鞋王”之一的康奈也是创意频频,推出董事长“掷金币”活动。当康奈集团董事长郑秀康出现在直播中,掷出了金币正面之后,那一晚,总计27000双免单名额正式开闸。总经理郑莱毅介绍,为了备战今年“双11”,康奈在三四个月前就开始了准备工作,其中也包括让郑秀康这一抛的免单活动。 可父亲郑秀康也很坦诚:“现在,康奈急需人才,如果我自己的女儿都不肯回公司做,那我怎么说服别人加盟康奈?” 劝说女儿为家族企业工作,早有打算的郑秀康对女儿说:“在这里,你再有未来,也是员工,到康奈,你是经理。我不是老传统的人,不是所有财产都是儿子的,你给弟弟打工,将来我给你股份。” “创一代”郑秀康对鞋业,有执着的爱,总要求以匠心去做;郑莱毅担任总经理之后,康奈推出了“量脚定制”服务,吸引了很多顾客的眼球。此外,康奈还做了一个私人专属的数据档案库,只要有康奈鞋店的购买记录,顾客喜欢什么样的鞋子,是什么脚型,接受什么样的价格,都有收集与分析。 从现今的产业布局来看,康奈主要有五大板块,即康奈服饰、康奈内衣、康奈皮具、康奈地产、以及境外园区;总体来看,除地产外,都处于产业链生态圈内,算是比较“心无旁骛”的。成就百年企业,惟有专注,专注带来专业,而只要专注、专业,才能卓越。 “当我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出去工作了,当我晚上睡觉时,都还没见到父亲一面。”在郑莱毅儿时的记忆,父亲郑秀康一直忙于事业。1993年,康奈皮鞋参加在北京举办的全国鞋业博览会,一举夺得“中国十大鞋业大王”称号,随后诸如北京燕莎、上海华联等全国各大商场都欢迎康奈进店销售,自此结束了“本店没有温州鞋”的历史。这些事,对于郑莱毅来说,也许有二层影响,一是企业要有“工匠精神”,二是父辈留给自己的是一份厚重的事业。 康奈集团创办于1980年,是中国皮鞋行业的排头兵企业,迄今已有39年历史。康奈有二大愿景:一是铸就百年基业,二是成为世界知名企业。 一个愿景是要做久做长,让自己成为一家百年企业;而另一个愿景则是为了做大做强,是竞争力的体现。康奈老总创始人、董事长郑秀康如今已年过七旬,要实现如此宏大的梦想惟有传承,一代一代接力。 如此布局与安排,为什么不让女儿上位呢?创始人郑秀康曾有一番说法,看似很迂回:“女孩子比男孩子发育早几年,女儿比儿子大3岁,到了50岁,她就要走下坡,弟弟那时候精力正旺盛。。。。。。”家族企业接班,像一场长途奔跑,从家族传承和企业大局上看,他的这一套话也不无逻辑! 出任总经理后,每年郑莱毅都会安排康奈的设计师和营销人员,赴意大利、韩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接触海外市场前沿动态。 可另一方面,郑秀康也通过一种利益平衡的做法,让女儿持有股权,且让她在企业主要领导层中发挥“她力量”,如此则促使企业接班的平稳过渡,也保证了家庭关系的融洽,并使得家族目标形成一致性。 基层历练,一直被视为接班人培养的重要路径,目的就是让二代长本事、能服众,将来懂得领导人。将近一年时间,郑莱莉已把制鞋工艺流程的280多道工序基本上都做了一遍,从划料、批皮、下料,到钳帮、复底、包装等。 康奈创始人郑秀康,温州人,出生于1946年。与许多温商起家带有“草根性”稍有不同,郑秀康早年的工作是在国营工厂。1962年,16岁的他进了那家国营机械厂,后来成了厂里的领导。 国企工厂吃“大锅饭”,效益一般、工资微薄,穷则思变,33岁郑秀康也想学做皮鞋,可找本地老师傅一说拜师学艺,人家直摇头。师傅说做学徒一般招十五、六岁的,你年纪这么大,学不出来了。郑秀康说:“我是为了养家,教我吧,我能学成。”天赐良机,后来他被厂里安排去维修车间,正好有空闲学艺。1979年9月某一天,当郑秀康拿着自己做的第一双皮鞋给师傅看,对方满意地笑了:“你真行啊!” 2010年,正值康奈创立30周年,康奈迎来了二代交班的关键时刻。不过,与外界预想稍有出入,这次接替郑秀康出任集团总经理职位的是他的儿子郑莱毅,这也意味着康奈跨出了交接班的第一步;而外人更为看好、风头正劲的女儿郑莱莉,却落选了。 下车间工作那一年,与一线工人一样“早出晚归”,经常加班到深夜,郑莱莉剪皮料时手都起了水泡,车间主任劝郑秀康,给她调换个工作,结果女儿收到的是父亲递给的一副手套。 另外,更多的是“二代”接班在路上,不少虽已迈上前台,却多出于接班之前的历练时期,部分“二代”进入“扶上马、送一程”阶段。比如,美特斯邦威董事长周成建的爱女胡佳佳;温州东艺鞋业董事长陈国荣之子陈曦;红蜻蜓企业及品牌创始人、红蜻蜓集团现任董事长钱金波的长子钱帆;另外,还有奥康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振滔的长子王晨等。